?

設為主頁|收藏本站網站首頁|聯系我們

企業文化

文化園地首 頁>企業文化

“海邊”詩人馬興:“我一邊澆水,一邊等花開”

發布時間:2019-05-10點擊數:637


詩人簡介 馬興,原名陳馬興,生于廣東雷州半島,清華大學-香港中文大學金融財務碩士研究生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龍華區作家協會副主席,深圳市環境工程科學技術中心董事長。在《詩刊》《詩探索》《南方日報》等發表作品,著有《大海心潮》《回到邁特村》《邁特村·1961》三本詩集。現居深圳。



◎ 深圳特區報記者 張銳

在經濟發達的深圳,寫作者們對于詩歌有著超乎想象的熱愛。詩人馬興,就是其中之一。作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龍華區作家協會副主席的他,還擔任著公司高層的職位,而這雙重身份,在他看來并不矛盾,被自己“消化”得很好。他管理公司很有一套,但是寫詩,他說,“也是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”。詩歌于他而言意味著什么?近日,馬興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說:“我要來一次‘盲人摸象’,摸到什么就是什么,真實和真誠地說出來就OK了。”

帶有海邊印記的深圳詩人

馬興的詩歌和名字,始終帶著海邊家鄉的氣息,對于家鄉的依戀,不間斷地出現在他的作品中、朋友圈的生活小品中,和朋友的交談中。馬興出生在廣東雷州半島西海岸上的一個小漁村邁特村,“村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,視野開闊,大海時而平靜、時而狂風大浪的變幻使我胸懷寬廣、情感豐富敏感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海邊人的生存環境和作業方式讓我具有寬廣真誠的生命基因”,馬興總是覺得,是海邊的成長,讓自己擁有了詩人的天然條件。

中山大學教授謝友順曾發文寫道:“寫作是記憶的煉金術,離開了記憶,寫作就會失去基礎。廣東詩人是獨特的,而深圳的詩人,更顯現出一種獨特的氣質。每一個扎根深圳的人,自己的出生地是忘不掉的一個結。”這種點評切了馬興的題。即便是出生在廣東省雷州半島的馬興,深圳這方異于全國任何一個城市的土地,有著超脫地域印象的城市氣質,早年間“拎著一袋蛙鳴”來到深圳的馬興,對自己遠在數百公里之外的家鄉,始終難以忘卻。“下午三點的太陽/把村莊曬出了陳年舊味/回到故鄉/親親土地/和牛羊們走在同一條小路上/呼出滯留胸間的濁氣/心中似有蓮花綻放”。

用敏感捕捉“一次性”的生命體驗

“我的寫作來源于我的生活”。詩人是敏感的,當你向一位詩人討教他的某篇詩作是如何得到的靈感,他會用帶著激動的語氣講述一段自己的奇妙際遇。每個人都在經歷的平凡生活,馬興卻從這中間咂摸出了生活的憂郁,生命的美好,尷尬的過去,和在回首中變得美好的歲月。1991年,馬興的結發妻子患癌,治療的10年間,常常在病房陪護的他為排解心中憂思,經常在醫院熄燈后坐在走廊上看書,“主要是詩刊,是詩歌在我最無助的時候給我慰藉和力量,我就喜歡上了詩歌, 這是觸發點。”

“詩是有靈魂的東西,是離心靈最近的問題,呈現的是每個詩人獨特的生命經驗和感悟,帶來的是修行和想象的快感和痛感。” 有人評價馬興的詩歌語言樸實,因為他舍得放下寫作的架子,詞語不喧嘩,不絢麗,但又發現與蘊含人生感悟,詼諧幽默。他說,自己把詩歌看作是密碼,因為創作體驗具有“一次性和專一性”。為亡妻而作的詩歌中,他寫下“頭頂的月亮掉不下來/飛過窗前的螢火蟲,閃著幽藍的光/天地人蟲各有命數/你我或是兩滴噙含不住的淚水/你的,比我先落下來/像擦亮記憶的一顆流星”。

“每一首詩都帶著我的體溫,蘊含著我的喜神經和痛神經”。人到中年,在喜怒哀樂中浸染過幾番,生發出凡人應有的五味雜陳,馬興的心境更加開闊,卻依舊保持著最初“往好的方向想”的溫暖樂觀。他說,這幾年自己的作品更喜歡著眼于生命中那些美好的體驗,舒心的詩,越寫越多。

“詩歌讓我知道生命的花朵還可以在那里開放”

在采訪中,馬興常把一句話掛在嘴邊:“朋友之間就應該是這樣。”珍視文學身份的他,十分熱衷于參加全國各地舉辦的文學活動,結識志同道合的文友。“詩歌是干凈凝練的,無論詩人的外表如何,他們一般都是真誠、善良的一類人,所以,我就以詩歌來呈現自己,接納他人。”對于詩歌純潔性、精神性的注重,讓他干脆也以此作為自己交友的標準。

“詩歌養活不了我們自身,但卻是我快樂的源泉。”對于一切美好、具有美感事物的敏感,讓馬興的談話間,喜歡用比喻、類比的修辭表達自己的熱愛。在他看來,詩歌是曾在憂悶生活中的光,寫詩如同在養花,“我一邊澆水,一邊等花開。”采訪中,馬興平實直白的語言輸出一如他的詩歌,給人以真實的感受:他書寫的是他的內心,他的微笑是真誠的示好。凡事他常看向積極正面的一面,這已經成為這位詩人的“職業習慣”。

馬興說, “詩歌的存在是詩人對生命的覺悟和誠懇,是對生命和父母的感恩。是詩歌的品質,讓我知道生命的花朵還可以在那里開放。”

轉載自深圳特區報

 
jbo竞猜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